">
您當前所在位置: 首頁 » 專題專欄 » 脫貧攻堅群英譜

關嶺縣田壩村:省城來的第一書記 打著發展“小算盤”

點擊量: 字號:[ ]  [我要打印][關閉] 視力保護色:

一路顛簸,一個多快兩個小時的車程,這幾乎同貴陽到關嶺的客車時間一樣,路程遠、時間長、生態差,集中連片的石漠化地區這是田壩村留給楊磊的第一印象。

進村“問路”

田壩村位于關嶺縣最南端,與鎮寧縣、貞豐縣交界,地理位置偏僻、交通條件落后,是典型的喀斯特地貌,石漠化程度嚴重,年均降雨量僅600毫米左右,人畜飲用、灌溉用水困難。如何從這片瘠薄的石山縫里刨效益?是楊磊面臨的最大難題。

一到村,楊磊就沉下身子走村竄寨,用腳步丈量著田壩的發展路。僅一個月的時間就走完全村所有村民組,訪完全部貧困戶。在多次到縣、鎮有關部門協調,認真與村干部、農戶座談的基礎上,他逐漸形成了田壩的脫貧思路:一是緊盯全村最落后的一頭,著力改善基礎設施;二是緊盯最具帶動力的一頭,努力推進產業發展。

回家“要錢”

思路有了,可大筆的資金款項哪里去找?為了這個問題,他可是難為了好一陣,自己帶著村里的干部跑了一些部門咨詢協調,可都沒什么收獲,就在大家快要失去信心的時候,他想起了臨行的時候,領導找自己談話時有說:“在村里開展工作的時候要是遇到什么大的困難自己解決不了的,記得回家來,我們幫你。”,其實剛開始的時候,就想到了,可是骨子里倔強的他總不想麻煩“家人”,心想著:“只要是自己能力范圍內能做到的就盡量不向家人伸手要,徒增負擔。”,不曾想,經過自己多次的協調對接,效果并不好,為了不延誤工期,也為了帶給大家信心和干勁,他回了趟家。

家人永遠是最溫暖的港灣,這次回家,“家人”給了他一顆“定心丸”,有了這顆定心丸,干起事來,可別提有多賣力了,省里縣里村里來來回回、反反復復地跑,提交申請、申報項目、填寫表格等等,在“娘家人”——省人社廳和省公務員局——的大力幫助支持下,共從省移民、財政廳、水利廳和扶貧辦等部門申請到270余萬元的幫扶資金,付家寨、扁朝、勾家灣、下落盤等村民組通組路硬化以及小寨精品水果種植園區水利灌溉問題所需的資金款問題算是徹底解決了,另外,通過廳、局領導以及連續幾任派駐干部的努力,還從各級各部門爭取到320余萬元的產業項目資金,為田壩產業發展奠定了堅實基礎。

有了資金保障,他心里的石頭也算是終于落了地。可他卻并不敢有絲毫的放松,因為他清楚,接下來的問題一點都不會減少,反而較之以前會變的更多也更復雜。工程的設計規劃、勘測、施工、督促進度、審批驗收等等一系列的問題如同“套娃”一般,剝開一層還有一層,不過這一切在他看來都不是問題,因為他知道,在他的身前身后,有太多雙手在幫襯著他,有太多雙注視的眼睛在關切的望著他,期盼著收獲最終的勝利。

駐村“坐診”

駐村期間,楊磊除了跑項目、要資金外,還有一件事他特別的重視,那就是“坐診”,雖說自己并不是什么醫生,但通過自己的走訪調研,與村干部及群眾的交談,他也發現了一些不大不小的問題。比如,有的扶持項目沒有取得預期效果,群眾在項目實施過程中的參與度低、主人翁意識不強、獲得感差,激勵措施有缺陷導致“等靠要”思想嚴重、爭當貧困戶的現象時有發生等,比起在施工中遇到的問題,這些問題讓他著實讓他頭疼,因為雖然知道問題的原因所在,但真正著手去抓去改的時候,困難可謂空前。

帶著這些問題,結合田壩村實際在充分學習“塘約經驗”和頂云經驗的基礎上,認真思考研究,逐漸形成了一套“統分結合”的發展思路。具體來講,就是成立村社一體的合作聯社,將全村有限人力、物力、財力和土地資源充分整合,統一規劃、組織本村產業發展;在聯社之下,根據農戶意愿設立產業分社,從事專一的農業生產,保證種養殖技術規范,產品優質安全;在聯社對各方資源進行整合發展的基礎上,清晰劃分不同分社專業發展項目及產權、股權歸屬,保證發展活力。以村集體(合作聯社)10%、種養殖分社10%、貧困戶10%、種養殖戶70%,即“1+1+1+7”模式進行收益分配,發動群眾參與產業發展論證,方案規劃、運營制度建立、分配模式制定,項目對接協調,具體生產實施,資金使用監督等各個環節,最大限度激發群眾特別是貧困群眾的發展熱情和參與發展的積極性。

按照上述思路,楊磊和村支兩委研究擬定了《田壩村村社合一“興田”種養殖農民專業合作社建設實施方案》、《小寨農莊精品水果種植實施方案》、《新落養殖分社肉牛標準化養殖示范場建設實施方案》、《田壩村落實水庫移民后期扶持基金項目實施方案》等系列方案及合作社配套管理制度,詳細的對聯社、分社管理制度、運營模式、收益分成、成員職責、產權歸屬、資金預算、實施進度進行了明確。通過前期大量的宣傳發動,目前,“興田”合作聯社,“新落”、“大木樹”關嶺牛養殖分社,“玉發”蔬菜種植分社等已籌劃成立;“小寨農莊”精品水果種植分社1100畝芒果、龍眼種植項目正在組織實施

對癥“下藥”

“賒3不如現2”的傳統心理,是楊磊在精品水果種植園區項目推進過程中發現部分農戶存在的一種心理癥結,這部分農戶,他們不愿以土地入股的形式加入合作社發展,而是要求按年支付土地租金;參與生產種植時,則要求按天結算務工費。這些要求極大的增加了項目前期實施的成本,導致有限的項目資金無法保障果苗整個生長期間的費用周轉,影響了項目的順利推進。如何做好群眾工作,說服老百姓把眼光放長遠,讓他們自愿將土地入股?成了楊磊遇到的又一件“頭疼事”。

發現問題,才能解決問題。問題癥結找到了,對癥下藥也就靠譜了。為打破“賒3不如現2”這種思想的束縛,楊磊跟村合作社理事商量,將園區土地以300/畝,計3年,即900/畝折算股份;若部分農戶不愿以土地入股的形式參加,則以150/畝的價格,由致富帶頭人、其他農戶或者合作社支付土地租金承包后,仍按900/畝算股。3年的土地租金總共才450元,土地入股的話是900元,以后還有分紅,老百姓算清了賬,加上楊磊挨家挨戶的做工作,最后園區的1100畝土地全部以土地入股的形式納入。

生產實施上,分兩種方式進行承包種植。一是分社內部承包種植。選取幾名致富帶頭人作為理事會成員,各帶領10余戶成員,分成幾個小組,由合作社以200/年的價格分片區聘請各小組進行承包種植,帶頭人可根據本片區農戶的勞作情況,自由分配承包費。這樣就將農戶的勞動力從“零售”變成了“批發”,極大了降低的成本。二是分社以外的致富能人承包種植。根據合作社成員的種植能力,將剩余土地承包給本村范圍內的致富能人進行種植,在管護好園區果樹、保證其正常生長的同時,套種辣椒、豆類、牧草等生長周期短,市場需求大的農作物,產生收益與合作社以適當比例進行分成。以此鼓勵能者多勞,最大限度地利用好土地資源,達到“以短養長”、健康發展的目的。

經過一年多來艱苦扎實、真心誠意的為民工作,群眾也都漸漸被他打動,積極向他聚攏,抱團發展。楊磊說“在種植芒果時,專家要把果苗的葉子全部摘掉,目的就是要養根。群眾就是我們黨的根,我甘愿成為那片能養護群眾根基的葉。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面

上一篇:
下一篇:

相關信息

省級政府網站
微信双色球龙虎斗